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BAT的即时物流从外卖到新零售阿里京东的橙蓝之争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05-17 14:24:48

不得不承认,“送外卖的”也和 “开滴滴的”那样,成了一个大生意。

外卖,在节奏不断加快的城市生活中,逐渐成为一种高频刚需。根据外卖平台公布的数据来看,当下全国日均外卖订单总量高达数千万单。那么如此巨大的外卖订单是如何完成交易的呢?又是谁在半个小时左右时间里,把外卖送到消费者手上?

作为一个普通的消费者,我们不难发现:正是街道上和楼宇中穿梭的外卖小哥群体实现了每天千万级的外卖送达服务。而且,就像路边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一样,身着不同装备的外卖小哥来自不同的外卖配送平台。例如橙色的点我达、蓝色的新达达、黄色的美团、红色的百度外卖等。

当一个服务形成市场规模,甚至影响到人们的生活习惯,那么它的背后必然有一个庞大的产业链作为支撑。看似简单的“送外卖”背后,其实是传统物流搭上移动互联网游轮,创新而来的新型末端物流模式——即时物流。

近日,艾瑞咨询发布《2017年中国即时物流研究报告》(下称《报告》),系统地揭示了送外卖背后新兴的即时物流发展历程和当下生态。报告指出中国2016年即时物流订单总规模达到56亿单,环比增长102.2%,未来依旧呈现上扬之势。

即时物流能实现爆发式增长,外卖O2O可谓功不可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送外卖”造就了即时物流。即时物流概念最早就是由国内一个自建物流的外卖平台创始人提出:2009年点我吧创始人赵剑锋首次提出即时物流概念。

虽然赵剑锋的点我吧平台在外卖O2O的战争中不敌王兴的美团,却拿到马云的10亿元战略投资,2015年成功地将点我吧的运力体系独立出来,这就是现在的点我达,成为阿里生态的重要一环。随后,美团和饿了么也在2016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强调了即时物流业务,即时物流的概念也由此传播开来。

从即时物流的定义和特点不难看出,即时物流是物流末端的一种即时送达服务,不仅仅是送外卖,但恰好契合了外卖配送的需求,使即时物流在其他物流业务交融的情况下,在外卖行业表现更加优秀。

即时物流的“天时地利人和”

一个新兴展业的发展绝对不是某个市场要素单核推动的,而是在大时代背景催化下完成。物流行业有几千年的悠久历史,直到2014年之后才开始爆发出即时物流这个新物种,这其中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技术附能:2014年被称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之下,新的技术开始逐步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更推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即时物流的产生得益于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GPS和GIS的实际应用,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市场化,让即时物流的技术有了更加持久的技术支持。

经济需求:生产决定消费,消费反作用于生产的朴素经济法则告诉我们市场需求的强大推动力。近年来,网络购物依旧保持较快增长,消费者在习惯网购之后对于快递服务提出更高的要求,快速、及时和准时的送达述求,不断推动末端物流的升级。事实上,这也是市场经济消费升级提出的一个新命题,而即时物流无疑是目前最好的答案。

社会导向:从O2O目前最成功的两个具体商业模式(O2O打车和O2O外卖)来看,不论是滴滴Uber的司机和美团饿了么的“外卖小哥”都离不开人海战术的众包模式。目前,主流的即时物流平台,例如美团,点我达,达达等都采用了众包作为核心模式。

政策支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中,新产业离不开政策的支持。2016年8月以来,国家相继出台多项政策,鼓励和支持物流发展,互联网+物流一度成为热词。

BAT的即时物流:阿里京东两军对垒

从2009年开始,借外卖之势兴起的即时物流行业,越来越多的新公司进入这个行业,在经历探索期、爆发期和整合期(B端市场)后,最后留下的玩家已经不多。即时物流普遍以外卖作为切入口,然后不断扩充服务对象,快递、商超便利店、鲜花蛋糕等成为新的增长点。

一个不争的事实: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20多年的历程,中国互联网还是BAT的互联网。一出生就打上互联网标签的即时物流公司,在经历了多轮淘汰筛选和整合之后,或是主动或是被动地加入了BAT的某个阵营。最为典型的案例就是阿里巴巴战略投资点我达,京东并购达达。腾讯虽然没有站到即时物流的台前,但依旧有着自己的幕后谋划:战略投资美团和京东。由于百度外卖的掉队(百度外卖近期传闻将被饿了么收购),目前在即时物流主战场上,最主要玩家就是阿里——点我达,京东——新达达。

电商和物流密不可分,阿里和京东两大电商巨头在物流领域的对抗性布局由来已久。特别是电商企业纷纷喊出新零售口号的2017年,阿里和京东在物流板块上筹码越压越重。在阿里体系中,点我达接入菜鸟网络配送系统,享受到其他即时物流平台难以抗衡的淘系电商资源。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点我达在7月底与同样是阿里巴巴生态下的饿了么达成战略合作,成为饿了么唯一的众包战略合作伙伴。点我达成为行业内极少数拥有海量外卖订单的即时物流平台。

而作为曾经势头最猛的即时物流平台,达达配送依靠承接3大外卖平台的订单迅速崛起,成为当时最大的即时物流平台,但后来由于达达推出自己的外卖平台——派乐趣,与核心客户形成直接竞争,随之遭到了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等平台的联合封杀,派乐趣最后也在竞争中下线。

达达在承受失去外卖市场海量订单之痛后,与京东到家合并组建新达达,开始聚焦同城配送,依托京东体系的资源,新达达获得了新的订单来源:商超订单、快递订单等。而且,新达达为弥补外卖订单的缺口,开始将业务转向C端用户的个人快件同城配送,开拓了新的业务场景。

分析阿里巴巴和京东的橙蓝之争(点我达vs新达达),不管是在战略布局还是战术打法上,都有异曲同工之妙。双方都以电商作为核心业务,物流推动商流的必要性,让阿里京东对物流末端格外重视,而且阿里巴巴(菜鸟网络)和京东(京东物流)两个电商起家的互联网公司对物流的野心甚至超过一般的物流企业。

再看新零售的风口,阿里和京东都希望自己成为新零售行业的典型,以至于成为新零售标准的制定者。新零售在本质上就需要物流和线上线下的深度融合,而直接触达消费者的末端物流更是双方打造新零售标杆的重中之重。因此,阿里京东不惜重金装备各种的橙蓝军团也是理所当然。

而对比橙色点我达和蓝色新达达,两者在业务模式上也并未有较大差异。在订单源上,双方都有商超生鲜、电商快递、鲜花蛋糕等类目,不同处在于点我达独享饿了么的众包外卖订单,而新达达开展了C端同城业务。在技术层面上,点我达采用智能派单,而达达以抢单为主。派单效率高,但抢单也符合部分骑手的使用习惯。

在即时物流领域,还有一个潜在强力玩家不容忽视,它就是美团配送。有美团外卖提供的千万级订单来源,美团配送已经成为这个战场上具有战局影响力的力量。不过美团配送目前仍是美团的企业物流,不算是开放的即时物流平台。但是,当美团配送完成美团外卖订单后还有余力之时,开放配送能力成为物流企业也就成为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了。

除此之外,不同于B端即时物流巨头割据,C端即时物流目前还活跃这闪送、UU跑腿等玩家。C端市场相对B端的进入门槛较低,发展阶段还没有到整合期,或许还会有新的创业公司进入这个领域。

“大生意”的想象空间 巨头卡位影响深远

即时物流这门生意,可谓兴于外卖,盛在新零售,全品类的配送服务才是即时物流的终极目标。2015年,外卖O2O增速迅猛,同时C端市场也逐渐打开,即时物流在2015年出现一次发展高峰。随着外卖市场的增速放缓,即时物流订单量增长率小幅下降,但整体规模仍保持上升态势。另外,商超宅配、快递揽派、鲜花配送、跑腿等服务领域正逐步兴起,上升空间大,将成为即时物流未来发力点。根据《报告》预测,今年即时物流订单的总规模有望达到90亿单。

即时物流的想象空间足够大的同时,由于末端物流的属性,让它至始至终都会受到上游产业链的影响,订单量和服务品类决定了企业的发展前景。与快递行业类似,在上游产业发展趋于稳定后,即时物流行业也将进入成熟期。相对而言,单量品类越多,成熟期后受到的影响越小。以B端企业为切入点的企业存在天生订单和品类数量的优势,典型企业的竞争,其实也体现的是典型上游平台的竞争。不得不说,互联网巨头在即时物流产业链条上,依旧是无解的存在。

海南治疗牛皮癣到那里原发性癫痫病专科医院间歇性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

相关推荐